• <table id="nge5s"></table>

  • <table id="nge5s"></table>

      <noscript id="nge5s"></noscript>

      <noscript id="nge5s"><option id="nge5s"></option></noscript>

      <small id="nge5s"></small>
        <video id="nge5s"><option id="nge5s"></option></video>
      1. <video id="nge5s"></video>
        洋蔥文學
        好看的小說推薦

        姜奕小說在哪里可以看

        我的身體有座樓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網絡作者喬蘇木。書中主要講述了:第一章物種入侵季春初始,細雨綿綿。一青年頭戴編笠立于田間小道,只見他一手叉腰,另一手扶著農用三輪車,眉目微皺望向一片田地。青年名叫姜奕,這一日是清明節,名義上也是他的生日。這一年,姜奕十八歲。眾所周知……

        姜奕小說在哪里可以看

        《我的身體有座樓》 免費試讀

        第一章物種入侵

        季春初始,細雨綿綿。

        一青年頭戴編笠立于田間小道,只見他一手叉腰,另一手扶著農用三輪車,眉目微皺望向一片田地。

        青年名叫姜奕,這一日是清明節,名義上也是他的生日。

        這一年,姜奕十八歲。

        眾所周知,清明本是法定節假日,而姜奕卻不得不在這田間地頭“加班”。

        此地名為木樓,是豫州洛城一處鄉鎮。

        姜奕是這村里的一名孤兒,上學較晚,現在剛剛就讀高一。

        在他記憶中,自己從小便在這個村莊,不知道自己到底來自哪里。

        姜奕只是聽村民說起過,自己是一位名叫姜愛國的拾荒老人撿回來的,只是那位拾荒老人在自己兩歲時候便去世了。

        而現在姜奕住的房子,種的十幾畝田地便是那位拾荒老人用自己一輩子積蓄為他留下來的。

        姜奕聽此心中甚暖,當然,讓他暖心的還有這幫村民。

        姜奕看著田間幫他一同種植的村民,心中本就不多的煩悶瞬間開解。這些村民一年從春至冬,幫他了太多太多。

        一年之際在于春,也許其他和他一樣的學生還不能完全理解這句話,而作為早已投身田間的姜奕,他和這些村民一樣,深知此話精髓。

        不論是種植哪種農作物都有一定的時間限制,而木樓種植的山藥,便是在這季春初期種植最為合適。若是不小心錯過這種植期,那便要再等下一個春天,這姜奕可等不起。

        “叔,姨!晌午了,吃過飯休息休息再種吧!”

        站在田間小路上的姜奕,向正在勞作的幾人喊道。

        幾人聽到姜奕喊聲,紛紛笑著抬頭看了看他,隨后應了一聲,便向姜奕方向走去。

        姜奕見村民過來,連忙從農用三輪車取出碗筷,打開飯盒就要幫幾人打飯。

        這時只聽一大媽笑著說道:“姜奕,不用忙活,我們自己打飯就行。”

        姜奕聽此,連忙笑著回道:“沒事兒姨,種植山藥你們也不讓我上手,幫你們打個飯也是應該的。”

        說罷,只見姜奕已打好一份飯菜便要遞給這位大媽。

        “小伙子,你也沒吃吧,你先去吃!”一位大媽笑著輕輕將飯菜推回姜奕面前,笑著說道:

        “有一句老話說的好,術業有專攻。什么學習背詩我們比不上你們,但這施肥播種你們比不上我們。”

        說罷,只聽其中一位退休老教師笑著附和道:

        “對對!你們的任務就是像袁老一樣,把我們這些農民要種的東西不斷精進,讓我們農民能拿到更高的經濟效益。”

        “哈哈小伙子,你自己快去吃吧,飯菜別淋著雨了。這當過老師的和我們這些大老粗就是不一樣啊,說話都是一套一套的。”

        那老教師對姜奕說罷,便聽一中年男子笑著走來對兩人說道。

        這姜奕聽此連忙遞出其他碗筷讓幾位村民自己盛飯,這可不是推讓的時候,看這漫天細雨,氣溫也并不高,用不了多久怕是飯菜都涼了。

        眾人盛好飯菜,姜奕便也拿起自己碗筷坐于那幾位村民身旁,這時只聽一人說道:

        “對了小伙子,我剛在種山藥時候看見地頭有棵白色的草,你去瞧瞧。那草俺們都沒有見過,好像不是俺們當地的,我看新聞,現在不是再說什么外來物種入侵……”

        另一人聽這人說此,連忙笑著說道:“俺也聽說什么外來物種入侵了,那個外來入侵的小龍蝦不是被吃的靠養殖嗎!哈哈……”

        此人說罷,眾人一陣騷動,這幾人的話匣子似乎一下被打開,你說我笑,滔滔不絕。

        說笑歸說笑,姜奕知道這外來物種入侵可不是什么小事。

        外來入侵物若是美味,且繁殖速度適當,那也就罷了,但若是這入侵植物有毒,或是不好吃,繁殖極快,那對本地原有生態系統將是極大威脅!嚴重甚至會制約當地經濟發展。

        姜奕想罷,問了問那人看到那白色植物生長的具體位置,快速將飯菜吃完便向地的那一頭走去。

        田地不大,順著那人指的方向,沒多久姜奕便找到那人說的那個地頭。

        姜奕四處看看,在這地頭一處角落便看到那株白草。

        白草在這略帶黑紅色的土壤中不難發現,甚至可以用顯眼來形容。

        姜奕走近那株白草,心中甚是疑惑,這是什么植物?

        只見植物整株白色,長的甚是筆直,葉片輪生,每輪長有六片葉,整株共有三輪。

        這是什么?

        這世間萬物千姿百態,顏色也各有各異。但這植物通體白色,姜奕回憶對這植物心中無一絲印象。

        這世界植物種類繁多,姜奕自然不能全部識別,但姜奕從小便對植物有濃厚興趣的,木樓距離城區不遠,早已將洛城圖書館的植物資源類書籍盡收腦海。若是在哪見過,姜奕覺得自己定會印象深刻。

        莫非自己發現了新物種?!

        想到此處,姜奕甚是興奮。如今好像流行用發現者的名字命名新物種,那這植物以后也叫姜奕?!

        姜奕嘴角上挑,滿臉興奮向這白草走去,他要仔細研究一下這白草。

        姜奕走到白草株旁,隨后便蹲了下來,只見他兩眼睜的碩大,直直盯向白草。

        沒過多久,細心觀察的姜奕頓時一愣!

        姜奕忽然發現,這白草的葉片竟然沒有葉一絲脈!

        這是植物?

        眾所周知,葉脈在植物葉片中的作用不言而喻,它一方面為葉提供養分、輸出光合作用產物,另一方面又起著支撐著葉片作用。

        這葉片竟然連葉脈都沒有,姜奕忽然覺得這草哪哪都不對……

        植物通體白色,怎樣進行光合作用?莫非這并非綠色植物,而是一種菌類?!

        姜奕搖搖頭,這也不對。這菌類通體白色的倒是常見,比如時常食用的金針菇。但像植物一樣長出葉片的還真沒見過。

        若真是菌類,那它這長出的葉片到底是做什么用的?難道是為了耍酷嗎?!

        帶著好奇,姜奕再次認真對這株奇怪生物觀察起來。只見這生物除了三輪葉片,頂部還長有一圓球狀東西。

        這難道是種子?

        姜奕苦思,實在沒有想到這生物到底是什么,但有一點確定,它并非來自本地,要不然土生土長幾十年的農民怎么可能沒有見過它。

        說不定還真是新物種!

        姜奕伸手想觸摸這通體白色植株葉片,試試這葉片質感。

        這真是生物?世間有長的如此特殊的生物,頓時,姜奕竟產生一種不真實感。

        如今仿造技術如此嫻熟,這東西莫不是還未染色的假花假草,被哪家娃娃碰巧撿到無意中插到這地頭了?

        也是有這種可能的。

        姜奕微帶笑容,這推理也還說的過去。若如此來想,這世上估摸著,可不會有叫姜奕的植物嘍。

        姜奕伸手過去,想看看這白色生物到底是什么……

        誒呀!

        一聲驚恐,姜奕連忙將伸出的右手縮回,這真是活物?!

        姜奕沒想到自己只是指尖剛剛接觸葉片,便有一陣刺痛傳來。這到底是什么植物?姜奕心中更是疑惑。

        只是這生物葉片看上去如此光滑,觸碰上去怎會有種針刺感覺?

        姜奕皺眉,看著自己現在還感到微微刺痛的指尖上,竟還掛著一滴還未滴落的血珠!

        只見他抿了抿嘴唇,再次看向剛剛被自己觸到的葉片,只見那葉片竟泛起微弱紅光!姜奕知道,這淡淡紅光定是用自己指尖流出的血染紅的。

        這生物竟還不是什么善茬兒,姜奕不由自言自語道:

        “吸血?難怪葉片通體白色,原來是學飛蚊靠飲血為生!只是你丫的又不能動,你確定你不會被餓死?!”

        姜奕思索不久,便起身拿出手機想記錄下這泛著紅光的葉片,但忽然只聽一聲音傳來:

        “你丫的才不能動!”

        頓時姜奕神情呆滯,連忙察看四周,只見除了遠處正撐傘休息的幾位大伯、阿姨,其他并無一人!

        不對,那聲音好似帶著十五六歲蘿莉的傲嬌,并且似是來自自己身邊,并不可能是這些大伯、阿姨發出。

        “莫非是它發出來的?”姜奕目光帶著一絲驚恐再次看向那株生物。

        姜奕連忙搖頭,這怕是自己撞邪了吧!

        就算這是活物,但說人話是怎么個情況……

        “剛才……剛才是你在說話?”

        姜奕輕聲向白株生物問道,但姜奕問后等了良久,不見它有一絲反應。

        姜奕微微一笑,嘴角便又自言自語道:

        “就說這怪草怎么會說人話,肯定是昨晚沒睡好出現幻聽了啊!”

        食人花、食人草倒是聽說過,但這飲血的植物姜奕還是第一次見。說不定還真是新物種。

        正當姜奕調出老板手機號碼要呼出時,那似傲嬌蘿莉的聲音再次傳來:

        “你才不會說人話!”

        姜奕身形一頓,又來?!

        隨后,只見姜奕剛剛轉過去的身體連忙又轉向那白色生物。

        姜奕口水回咽:丫的!我不是遇到鬼了吧……

        就在這時,沒等呆愣著的姜奕反應過來,那白色生物忽然猛烈顫動,忽然連根而起撲向姜奕!

        這姜奕顧不得多想,下意識拔腿就跑!

        “啊~哼!小姑奶奶我不僅會動,還會說話……”

        姜奕跑著,只聽那傲嬌蘿莉聲再次傳來。姜奕頓時胸口發涼,自問自己也沒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啊,怎么如此驚悚奇葩之事讓自己碰上了?!

        姜奕時不時回頭,只見這白色玩意兒不僅是能動那么簡單,這似乎是比自己跑的還要快上幾分……

        想這若是被它追上自己還不把自己的血給抽干!

        此時此刻,姜奕內心絕望,完犢子了……

        小說《我的身體有座樓》試讀結束

        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