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nge5s"></table>

  • <table id="nge5s"></table>

      <noscript id="nge5s"></noscript>

      <noscript id="nge5s"><option id="nge5s"></option></noscript>

      <small id="nge5s"></small>
        <video id="nge5s"><option id="nge5s"></option></video>
      1. <video id="nge5s"></video>
        洋蔥文學
        好看的小說推薦

        月兒小乖乖V小說《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在線閱讀

        經典小說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是網絡作者月兒小乖乖V的代表作。書中主要講述了:半個月后,沈靈云打點好行裝,準備以全新的身份,回到那個生她養她,最后卻又令她夢碎悔恨的地方——帝都。只是到了出發這一日,原本該被送去莊子的沈靈雨,卻是一身簇新的出現在了她面前。看到沈靈云古井無波的面色……

        月兒小乖乖V小說《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在線閱讀

        《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 免費試讀

        半個月后,沈靈云打點好行裝,準備以全新的身份,回到那個生她養她,最后卻又令她夢碎悔恨的地方——帝都。

        只是到了出發這一日,原本該被送去莊子的沈靈雨,卻是一身簇新的出現在了她面前。

        看到沈靈云古井無波的面色,沈靈雨得意的咬牙切齒,湊到了沈靈云面前:“沈靈云,你以為把所有的臟水都扣在我們母女身上,我們母女便永無翻身之日了么?說到底,我始終都是父親的女兒,我母親是父親明媒正娶的妻子,而你跟你的死鬼娘,終究都只是我跟我娘的手下敗將而已。”

        說完,沈靈雨便直接揚長而去了。

        雖然她走路還是一瘸一拐的,身上的傷也還沒有好盡,可她此刻的張揚與嘚瑟,卻是展現得淋漓盡致。

        沈靈云蹙了蹙眉,就見南靖侯沈翠山一臉愧疚的走到了她面前。

        “對不起云兒,她們母女拿你的閨譽做要挾,為了你的前程,為父不得不妥協。”

        “閨譽?”

        沈靈云挑了挑眉,腦海里卻電光火石,閃過了許多原主以前在沈靈雨母女的誘導下,而做下的錯事。

        就好比明明軟弱無能膽小如鼠,可是卻膽大包天的與人私相授受。

        她記得,原主那年好像才剛滿十五歲吧。

        十五歲的少女,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碰巧風度翩翩、年少有才的上官皓,來了府上做西席。

        于是一來二去,兩人便對上了眼。

        那時候,為了能打破門第,與出身卑微的上官皓在一起,原主甚至差一點就跟對方私奔了。

        只是誰也沒有料到,就在兩人約定好了私奔的那一日,上官皓卻離奇失蹤了。

        事后,原主可是傷心了好大一陣子。

        莫非柳氏跟沈靈雨便是抓住了這些事的把柄,所以沈翠山才不得不妥協?

        “是,女兒知道了,以前是女兒不懂事,做了很多令父親為難傷心的事情。從今往后,女兒一定會規行矩步,好好維系自己跟南靖侯府的尊嚴。”

        沈靈云垂眸頷首,一點也不動怒的說道。

        只要不擋她的道,區區一個沈靈雨,不在話下。

        沈翠山卻以為她是對自己失望,畢竟從小到大,沈靈云可從來沒向他主動祈求過什么。

        唯獨這次入知天學府的事。

        雖然一開始自己本來也是要把名額給她的,可強加給她跟她自己主動愿意去,卻完全是兩個概念。

        “父親不用覺得心懷愧疚,經此一事,女兒早已不再是從前的自己。只是女兒走后,爹爹要千萬保重身體才是。爹爹英明神武,是個聰明人,女兒相信您不會再被柳氏蒙蔽了。”

        言盡于此。

        既然得了他女兒的軀體,她怎么也得為他做點事。

        只希望沈翠山自己不是個蠢的,不然如柳氏那般腹黑玲瓏心的人,只怕要不了多久,就又能重掌南靖侯府的權勢。

        “云兒放心,她如此撕破臉的拿你的閨譽要挾為父,為父又豈能讓她好過?昨天夜里,她便已經搬去郊外的莊子,陪著青燈古佛了。只是靈雨到底是你妹妹,她做錯了事,也是因為為父對她忽略太多,你……”

        “時候不早了,女兒該出發了。”

        沈靈云不想繼續聽后面的話,直接出言打斷。

        她雖然繼承了原主的身體,可她并不是原主,原諒這種事,不是她能夠越俎代庖的。

        “是……”

        沈翠山看女兒這般言態,便心知自己是觸了她的逆鱗了。

        干巴巴的父女間,也不知該再說些什么。

        沈靈云沒再遲疑,直接便與沈翠山作別,步伐堅毅的踏上了前往帝都的馬車。

        晴空萬里,明明是六月的天氣,可艷陽高照的天上,卻在馬車啟動的那一刻,忽然紛紛揚揚的下起雪來。

        就好像是特意為沈靈云鼓氣餞行一樣。

        沈靈云奇異的看著馬車外不斷飄零的雪花,漆黑清冷的眸中,卻是寫滿了志在必得!

        秦澤、傅橙藝!

        你們終將永墜地獄!

        ……

        半個月后,南靖侯府的車馬順利抵達了驛站。

        如今的天蒼,早已是秦澤為帝。

        而傅橙藝,因為秦澤要裝深情,便沒有封她為后,而是給了她一個貴妃的身份。

        不過如今六宮之中,也只得傅橙藝這么一個后妃。

        她又是出自丞相府,她的父兄親弟,如今更是秦澤的左膀右臂。

        她在后宮的勢力,自然無人比擬。

        喬裝打扮的沈靈云,隱秘的坐在帝京茶樓的僻靜角落,待到說書人把秦澤情深似海的好皇帝人設又說了十來遍后,她才終于壓低帽檐,從座無虛席的茶樓里遁了出去。

        到了僻靜小巷,沈靈云幾乎把自己的指甲嵌進肉里。

        就那樣一個狼心狗肺的畜生!

        在謀害了她們景家所有人,奪走了景家的皇位,又害死了她的孩子后,居然還有臉裝什么情深?

        簡直是無恥之尤!

        只要一想到秦澤繼位后,不但利用死了的自己空懸后位,而且還以深愛自己之名給自己建什么奢華的公主陵,她的氣血就翻涌得厲害。

        沉了沉眸,沈靈云最終換了一身夜行衣,朝不遠處的醉月樓行去。

        醉月樓乃天蒼帝都最繁華的煙花之地。

        明月高懸,沈靈云輕車熟路,摸進了醉月樓一間偏僻廂房。

        房內,一名模樣丑陋的女子正在服侍一名客人喝酒。

        因為女子的不茍言笑,客人直接摔翻了酒盞,對女子各種罵罵咧咧。

        眼看對方蒲扇大的巴掌就要落在女子身上,沈靈云直接一個飛身,一腳踢暈了對方。

        “無鹽,是我。”

        摘下面罩,沈靈云直接表明了身份。

        女子卻在看到她時,面露一絲詫異:“你是誰?你為何會知道我的真實名字?!”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還記得自己是誰的人嗎?”

        “!!!”

        因為沈靈云的一席話,女子徹底陷入了震驚。

        “你是公……不!不可能!她已經死了,她的尸首,我是親眼看著火化的!說,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冒充公主?!”

        “我沒有冒充,我只是……”

        沈靈云凜眉,剛要把證明自己身份的腰牌拿出來,女子卻已經直接與她動起手來。

        偏巧這時,緊閉的房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嘻嘻哈哈的喧嘩聲。

        意識到來的人不少,沈靈云只能先打暈了對方,一切稍后再議。

        小說《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試讀結束

        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