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nge5s"></table>

  • <table id="nge5s"></table>

      <noscript id="nge5s"></noscript>

      <noscript id="nge5s"><option id="nge5s"></option></noscript>

      <small id="nge5s"></small>
        <video id="nge5s"><option id="nge5s"></option></video>
      1. <video id="nge5s"></video>
        洋蔥文學
        好看的小說推薦

        小說《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是由網文作者月兒小乖乖V所著。書中主要講述了:看到滿室狼藉,沈翠山心里說不出的不虞。尤其自己唯二的兩個女兒,一個縮在墻角跟嚇傻了一樣,一個則奄奄一息,滿身血污的要殺了自己母親。柳氏雖然貴為繼室,但在南靖侯面前卻一點不敢忤逆。強忍著不適,她直接倒打……

        小說《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全文免費閱讀

        《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 免費試讀

        看到滿室狼藉,沈翠山心里說不出的不虞。

        尤其自己唯二的兩個女兒,一個縮在墻角跟嚇傻了一樣,一個則奄奄一息,滿身血污的要殺了自己母親。

        柳氏雖然貴為繼室,但在南靖侯面前卻一點不敢忤逆。

        強忍著不適,她直接倒打一耙,苦兮兮道:“侯爺,您可一定要為妾身跟雨兒做主啊。朝廷下達命令讓各府的子嗣入知天學院學習,侯爺把這么珍貴的名額給了大小姐,可大小姐非但不珍惜,反而還因為自己妹妹的規勸對自己妹妹發難。雨兒好心置辦酒席為她踐行,可是您看看,她都把雨兒傷成了什么樣子!嗚嗚,我苦命的女兒啊!”

        柳氏說完,就趴在昏迷的沈靈雨身上嚶嚶哭了起來。

        沈翠山沒有理她,只看了看縮在墻角,嚇得六神無主的沈靈云,隨即慈愛的邁步走了過去。

        “云兒,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你妹妹她……”

        “父親……”

        沈靈云這才像是從巨大的驚嚇中反應了過來,隨即“哇”的一聲撲進沈翠山懷里,嚎啕慟哭道:“靈雨瘋了,為了一個知天學府的入學名額,她居然要殺我!父親,我好怕,我好怕再也見不到你……”

        自從沈靈云的生母病逝后,沈翠山一直對沈靈云心懷愧疚。

        而沈靈云因為年齡,再加上柳氏跟沈靈雨的有心挑撥,也一直以為自己母親的死,都是因為沈翠山忙于軍務漠不關心的冷漠才造成的。

        是以,一直以來盡管沈翠山對她寵愛有加,但她卻一直不曾給他好臉色。

        如今她乍然對沈翠山這般依賴親近,寵女的沈翠山哪里還想得到別的。

        “好孩子,只要有父親在,誰也不能傷你。”

        “侯爺!”

        本來還在哭泣的柳氏猛然聽到沈翠山這話,眸中頓時便迸射出不甘,一臉委屈的看向沈翠山道:“侯爺,雨兒傷得這般重,你便是連看都不曾看一眼,云兒……侯爺,都是您的女兒,您怎么能如此厚此薄彼?!”

        “什么厚此薄彼!云兒從小便不懂武藝,而雨兒的功夫,卻是你請了一個又一個名師,傾心教導的,你覺得,本侯會信是云兒把雨兒傷成了這樣嗎?這件事,一定有誤會!”

        言畢,沈翠山都懶得再應對,便直接抱起沈靈云,去了干凈的屋子。

        ……

        屋內。

        沈靈云在丫鬟的伺候下,已經換了一身干凈的衣裙。

        氣宇軒昂的沈翠山,就陪在她的身邊,悉心的為她上藥。

        “云兒,為父不問那屋內究竟發生了何事,但為父希望你做個誠實的孩子。你妹妹的傷,究竟是怎么來的?”

        “父親覺得呢?”

        聽到沈翠山的變相質問,沈靈云不由冷冷一笑:“父親知道女兒今天都經歷了什么嗎?”

        “……”

        聽沈靈云話里有話,沈翠山不由凝眉。

        沈靈云見了,也不猶豫。

        反正她不是原主,她做不到像原主那樣單純天真,把什么都往最好的地方想。

        “昨日靈雨約了女兒去終南山賞花,女兒滿心歡喜,按照約定的時辰早早便出了門。可到了終南山后,等待女兒的卻不是什么姐妹情深,而是一群山匪的殺戮。父親知道女兒是怎么熬過來的嗎?女兒身上的這些傷,可都是最好的見證。”

        她重生的時候雖然巧妙,但原主沈靈云身上還是帶了不少的傷。

        如今她也沒有刻意處理,此刻展示在沈翠山面前,自然是有些觸目驚心。

        “此話當真?!”

        沈翠山自然沒有想到這其中還有這樣的事。

        “父親若是不信,自可派人去終南山查證。如果不是我自己拼死逃了回來,恐怕現在父親看到的便是一具尸首了……至于沈靈雨身上的傷,父親相信是她自己造成的嗎?”

        “……”

        這樣的話,沈翠山自然是不信。

        可看著沈靈云目光澄澄的望著自己,他便不忍心說出不信的話。

        在他的記憶里,沈靈云雖然膽小內向了些,可始終都是他的好女兒。

        “只要是你說的,父親都信。”

        “……謝謝。”

        沈靈云原本以為自己還要費些口舌才能把南靖侯繞進去,想不到他居然這么快就信了。

        或者說,他這么快就偏袒原主了。

        看來,這位父親倒是比她想象中的更疼愛自己的孩子。

        心弦微動,思及自己慘死的父皇母后、自己的兄長弟弟,沈靈云的淚,就這么哀婉的流了下來。

        “從小到大,我一直以為父親并不愛我,所以我便總是做些蠢事,好引起父親的注意。可是直到現在我才明白,這個世上除了逝去的母親以外,便只有父親對我最好了。關于靈雨的傷,女兒絕對句句屬實。方才女兒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逃了回來,得到消息的靈雨馬上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說是預備了酒水要為女兒餞行,女兒因為終南山的事早已對靈雨起了疑,自然不敢用她帶來的任何東西。可靈雨卻一味的灌女兒酒,于是女兒便偷梁換柱,把她的酒杯跟女兒的進行了置換,誰料靈雨喝完酒后就跟瘋了一樣……她的傷,就是她自己亂揮鞭子,自己把自己給打的……”

        沈靈云說話時,一直偷偷覷著沈翠山的面色。

        雖然知道他不可能輕易信了自己的說辭,可沈靈云有自信,自己偽造的現場,絕對可以以假亂真。

        果不其然,一個時辰后,沈翠山面帶愧色的回到了沈靈云面前,鄭重跟她說了聲抱歉。

        沈靈云明白,這是沈翠山作為父親對原主的忽視,原主應得的。

        于是,便也坦然受了。

        而柳氏跟重傷昏迷的沈靈雨,可就沒那么幸運了。

        沈翠山派去終南山的人,不但找到了所有山匪的尸體,連帶著追殺面具男的那些黑衣殺手,也一并被帶了回來。

        再加上府醫特意驗了沈靈雨帶來的酒水殘余,發現里面居然有大量的寒食散成分。

        一切的事與非黑與白,自然不攻自破。

        柳氏因為教女不善,直接被褫奪了管家之權,罰在了自己院里禁足。

        而沈靈雨,因為傷勢過重雖然留在了自己院里養傷,可等傷好之后,就會被罰去莊子,一輩子反省。

        此一役,沈靈云雖然沒能取了她們性命,可褫奪了她們母女最在意的東西——沈翠山的恩寵與信任,這自然比殺了她們更讓她們痛苦。

        小說《江山為聘:重生公主攜夫虐渣》試讀結束

        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